你亲爱的小番番

我来这里看你们

【谭安】Stay

我爱你 但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你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谢谢写梗

所以过气写手小黎到底经历了什么:

一天之内突发奇想的产物。

第二人称预警。不适应者请迅速撤离。

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喜欢,食用愉快。

ps.其他女性角色请脑补绫濑遥。

bgm为psycho pass的插曲,菅野祐悟的“命の在り方”:http://music.163.com/song/31066262?userid=5557042 

==============================================================


斜阳下的上海滩,并没有任何“日落而息”的迹象。公路上车流越发密集,像是水滴汇聚,集为江海。因为已到下班时间,行人也越来越多,街道上也喧嚣得不得了。夜幕低垂的时候这里反倒越来越繁华,像是宣告着“The show is on.”

你看着对面的男人露出甜蜜的笑,那是曾经只在他和你相处过后才会出现的表情。换到以前,你跟他稍微亲密点,他都会像个在游园会上中了大奖的小朋友一样开心,说不定还在心里开瓶香槟。

但现在,他在提到另一个人时就会带着满足和骄傲,毕竟他把她视作珍宝,而很显然的,那个人也有同样的想法。

你也是在那一刻明白,你对他来说是最好的朋友,也仅此而已了。

“我喜欢上一个人。”

“嗯。”

你第一次听见陪伴你十年的男人说出这样的话,声音里不再有少年气的羞涩,多了几分岁月打磨的沙哑低沉,却颇有分量。

你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回应他,因为你知道不该是悲伤的,你应该去恭喜他,祝福他前路坦荡,但你也兴奋不起来。你难过,你不甘,但你知道是你自己把局面变成这样,也不好怪罪其他人。

于是你假装平静地,把堵在声带的那一句“我也是,他就在我对面”咽了回去。



你不是没见过谭宗明口中的那个姑娘。那天在影院的时候她不小心把矿泉水撒到了他的身上,做尽一切礼节后两个人却这样看对了眼,仿佛普罗米修斯偷取的火种照亮了整个世界。

电影里的男女主角最终因为现实错过了彼此,现实中的男男女女却阴差阳错地搭上了同一班列车。

你不是不知道他们之间的联系,在你的认知里这才是正常的情侣关系的发展----相互付出,互相回报。一方的过度付出或者过度索取,都会让一段关系陷入困境,哪怕有心人维系它长达人生的一个跨度,都会难以继续。

总有人会累,总有人会体力不支,总有人心有余而力不足,于是他会退出,他会转身,他不再在你身后等你。

他与你的信任还在,相伴这么久,你和她都知道彼此的为人。但是感情却没那么浓了,毕竟守身如玉、坚贞不渝之类的情节,只会出现在各种各样的虚拟作品里。没有谁是圣徒,也没有谁是上帝,献身于所谓单恋这种傻事除非是被洗了脑或者中了魔怔,也没人会去做。

虽然遗憾,但对于这样的关系,剩下的除了曾经的回忆,就是追悔莫及。




你比谁都清楚。

因为谭宗明曾经在每次经历喜悦时与你分享,在你承受痛苦时与你分担。你被其他人损坏了盔甲,他在你身后为你修补;你被荆棘扎伤了全身,他在你入眠前给你清洗伤口再做好处理;你难受得无法前行时,他替你拿起武器去征战讨伐,把那些混蛋打个落花流水,仓皇而逃,再也不敢造次。

你只是个普通人,有优点也有缺憾,谭宗明却在心底给你建造了最恢弘的神祇。他把你奉为他的神明,用尽全身力气来追随你,用朋友的名义给予你他能给的所有关心。你交给他信任,但也止于此处。你没有给他多少回报,你没有感觉到他心底的那份愿景,于是你没有给他应有的身份和应有的名义。

他在你背后做了太多本不是他义务的事,你把它理所当然地全数接受。

他以为陪他的还有你,到你投入其他人的怀抱时,他才发现原来孑孓的人只有他自己。

其实他并没有怪你,哪怕一秒。他能理解“太熟悉的地方看不到风景”这句话的含义,所以在你面前也就做出了一副超然洒脱的模样。

但他仍然期待你会回头,像临幸别人一样,给他一点奖励。

“没关系。”男人使劲忍住在眼眶里打转的透明液体,强迫自己微笑起来,安慰着自己。他在开导你时,一次又一次地耐受住了对伤害你的人的怒火在他心口造成的折磨。至于看到你痛苦的模样时,他克制住了表明心迹的冲动,因为他不想再给你添上任何的负担。

他敢作敢为,最不缺的就是勇气,只是害怕让你有一丁点的不适。



这样的过程进行了两次,而在谭宗明知晓第二次的过程中无关人对你施加的伤害后,万箭穿心的痛楚感不知道多少次袭击他,让他从噩梦中惊醒,全身被冷汗包围。

所幸,你和那个懦弱又要打肿脸充胖子的男人分开得很决绝。他曾经到公司来纠缠过你,身为你上司的谭宗明甚至亲自出面,和保安队的人给他下了禁令。你沉浸在后怕和惊慌中,但不忘向他说出一句谢谢。

他想过趁势把你拥入怀里,但你用疲劳为由拒绝了他的好意,驱车回到了欢乐颂倒头睡上了个一天。



你不知道的是当晚谭宗明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隐忍地哭了一场。他看见你可以给两个从各个方面都不及他一半优秀的男人机会,被伤害之后还如此放不下,就又羡慕又嫉妒。

他不忍心在你心口的伤上洒下一把盐,只能拿着悔恨和无奈锻造的匕首一下一下地刺向自己。



太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

或是有人选择了视而不见。



“她根本就对你没感觉,所有的一切可能性都是你的错觉。”

他这样告诉自己,终于不再咬紧嘴唇,选择用声音宣泄自己的难受。

“她是你最好的朋友,你可以接近她,但你永远打不破她心底的那层隔膜,你成不了那个人。”

“但其他人可以。”



他看着你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本有拉起你的手冲向美好未来的海中的念想。

现在他决定把这种思绪彻底锁在心里最深的地方,贴上封条,再也不解开。



就像你不知道之前的种种。



可当局者再迷惘,看不下去的旁观者还是会将你点醒。

樊胜美知晓一切后的反应激烈得过分,尤其是听说了谭宗明的做法后,就像爆发的维苏威火山一样可怖。相比之下曲筱绡收敛了不少,或者说樊胜美的话也把她吓得不轻。

“你以为谭宗明就该这样为你收拾残局吗?!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到底还要索取多久?!他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你了,你都不给他任何明确的回应,安迪你就不觉得你太自私了吗?!”

换做平时,骄傲如你,一定会想尽办法驳斥,然后取得辩论的胜利。但这次,你在听到他的名字时,思绪彻底流浪到了另一个空间。

你想起他和你的初识,想起那时候穿着白色衬衣和灰色毛衣的青年伸出的右手。你想起在图书馆里他教你金融知识时,被阳光渗透的侧颜。你想起工作后每年短暂的会面,以及回到国内后你们的朝夕相处。不同时期的同一张脸在你脑海里自行做出了比对,于是你想起一件让你不安的事情。

在你的年龄不断堆叠时,时光也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刻痕。你闯出安全区,再伤痕累累地归来时,同样劳累的他还是选择撑起了一个庇护所。你在他的守候下成长,但他已不再年轻。

其他人到了他的年纪,虽然事业没有那么成功,但几乎都有了还算安定的家庭生活。独有他还像汹涌沧海上漂泊的独木舟,不知能否撑过找到有着足够物资的陆地的那一刻。

你是海面上的波涛,你是恶劣天气的雷雨,你是企图咬碎独木舟的巨兽。你独享着他的爱意,却一点都不给他“努力得到回报”的信号。

这世上再也没有比你更可恶的人了。



你感到愧疚,你想对他说出一句“对不起”,可简单的音节怎样都滚不出你的咽喉。

于是你开始向他示好。

你为他挑选了上好的茶叶和红酒,偶尔还有独特别致的手包和配饰。你不时邀约他一起去吃饭,看电影和话剧。噩梦之后你会在确定他还清醒的时候拨通他的电话,用示弱的方式进行撒娇。

他会给你回上一份精致的礼物,有时是酒有时是衣物。他开始婉言拒绝你的邀请,但有时也会赴约,期间绅士得无可挑剔,全然没有出格的行为。深夜接到电话的他会静静听你诉说,然后温柔地缓解你的恐惧,却再也没有说出一句“你在哪里?我来找你。”

他选择用礼节做盾牌,想尽办法避开你。

你以为他只是有些失落,再努力一把就能把关系修复得好似过往。

于是你开始放开话语的限度,起初只是隐晦地表达对他的感情,到后来越来越明显,“喜欢”“爱”这样的字眼偶尔都会出现。只是,他还是表现得无动于衷,有时会用“你在开玩笑吧?“”有没有什么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这样的说辞含糊地搪塞、敷衍了事。

直到此刻,你看见他眼角的皱纹挤在一起,笑得甜得不得了,听得他的说辞里洋溢着的悸动,你就明白:回不去了。

你妄图回到往昔,他已大步流星地迈向未来。

那是无声的放弃,就像冰块在凉水里,还是会缓慢融化,然后再难寻觅踪影。



最后提起她的,是你。

你握紧了手中的纸杯,用疑问打开了话题。他将她的经历跟你说了个大概,眉眼里被似水的柔情充盈。

你猜到那个恢弘的神祇如今只剩立柱诉说着过往,新的庙宇古朴而典雅,却一点都不难接近。那里香火缭绕,访客不绝,他摇了摇铜铃,虔诚地许下心愿后,在某个时刻一定会实现。

这真的很美好。

他值得,不是吗?



所以你告诉自己,不必追,不必归。

可是你在看到那个姑娘时,还是忍不住拿自己和她比较一番。刚从医院脱掉白大褂,到公司楼下等候的她不算惊艳,但颇有气质。她笑起来没有多少心计与城府,大概是专业知识和工作性质让她没耗费精力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这一方面。

她不知道谭宗明到底是什么身份,只是说他在这里工作。你友善地伸出右手,做了自我介绍,学着十几年前他对你做的那一套。

而他像掐准了时间一样出现在你们的面前,你选择走向了他们前行的方向的反面,挥手道别,补上一句“明天见”。你再三告诉自己不要回头,但还是抵不过嚎叫着发泄不满的好奇心。

你看见他的手臂弯曲,笑颜绽放,而后他身边的人捋了捋耳边碎发,挽住了他。

你加快了脚步,藏在了人潮之中,不想让他们看见自己。

你捂住嘴不让自己哭出声,可所有的努力都变成了徒劳。



你想和曾经伤害过的他郑重地道个歉,告诉他自己是有多么惭愧,关于被爱这件事是你太不解人情,太过自私。




“实在抱歉。”

但你不能了。

没有机会了。

==============================================================

嗯。

手动艾特预约了的@暮晓朝 

评论

热度(10)

  1. Andy♡新島黎 转载了此文字
  2. 你亲爱的小番番新島黎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爱你 但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你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谢谢写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