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亲爱的小番番

我来这里看你们

9日——09

能够抱紧的就别放了❤️

季东歌:

第二天一早,喂饱了唐果果,贺涵提出先去唐晶,把剩下的行李物品全都打包带走,唐晶竟然一点异议也没有。


唐果果一到家就抱着离别两天的杰尼龟痛哭流涕,她满眼小泪花还在哄人家,“龟龟乖乖,龟龟不哭了。”


唐晶把东西都收拾了一下,也没有多少,这里面最至关紧要的就是唐果果的杰尼龟了。


贺涵抱起还在煽情的闺女,教她说话,“你说龟龟不哭了,我们带你回家。”


“龟龟不哭了”,唐果果一板一眼的学,“我们带你回家。”


贺涵满意的点点头,他回头对唐晶说,“走吗?”


唐晶吸了一口气歪歪头说,“走吧。”


两个人默契的都没有再提昨晚唐晶略显失控的情绪。


回到别墅,唐果果开始撒欢了跑,整个房间内,所有可能伤到孩子的地方全用特殊材料包上了,还有一些有必要处理的柜子也被加固定死。


“你什么时候搞的?”唐晶觉得神奇,这两天贺涵几乎一直待在医院里。


“我找人弄的,一天时间就全部搞定了”,贺涵环顾四周,“看起来还不错,没有破坏整体的家装设计。”


唐晶走走停停,她惊觉整个楼梯被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地毯。


“这个地毯怎么样?”贺涵走过去,“三天前我找人专门从新西兰带过来的,这次太仓促,我正托人再帮我找个更好的。”


三天前,是他把唐果果带来这里的第二天。


“快十二点了,家里没菜,咱们中午是出去吃,还是我买点菜回来做给你们吃?”贺涵求指示。


“买些菜回来做吧”,唐晶下指令,“果果这两天吃的都是外面的东西,买回来我给她做。”


“好,那你们在家里休息休息,我去买菜”,贺涵说着拿起外套穿上,还特意跟闺女打招呼,“果果,爸爸出去买菜,你和妈妈在家里玩。”


唐果果的脑袋从玩具城堡里冒出来,看着贺涵好像要出去,赶快爬起来歪歪斜斜的跑过去,一把抱住贺涵的大腿,扬着小脸说,“爸爸不走!”


“爸爸去买菜”,贺涵蹲下来亲亲闺女的额头,“爸爸一会儿就回来,给果果做好吃的,果果不是很喜欢爸爸做的饭吗。”


唐果果不依,上前抱住贺涵的脖子不撒手,“不走!爸爸不走!”


唐晶走过去蹲下跟女儿说,“爸爸只是去买菜,很快就回来了,你跟妈妈一起好不好?”


唐果果转身看了看妈妈一只手抱住了妈妈,但是另一只小手却死死的拉着贺涵的衣领不愿意放开。


两个人看到孩子的举动,对视一眼又欣慰又心疼。


最后唐果果争取到和爸爸妈妈一起逛超市的机会。


这是唐果果小朋友第二次来了,一被贺涵抱上推车就兴奋的手舞足蹈。


唐晶有点不敢相信,她认为以贺涵的性格是不会来这种大众超市的,“你怎么会来这里?”


“这是离我们家最近的大型超市了”,贺涵推着闺女往大卖场里面走。


“可是这不是你的风格吧,你不是应该非进口商品超市不去的吗?”


“现在觉得那里太冷清了,不如这里宽敞热闹,相比之下这种环境才会引发人的购买欲,而且你看果果,多开心。”


“她是去哪儿都开心”,唐晶轻揉女儿的发顶。


这次唐果果就不能喜欢什么拿什么了,爸爸不管她,但是妈妈会管,唐果果在心里觉得,出来买东西还是和爸爸一起比较好。


在唐晶的严密防守下,推车里的东西还算正常,但是结账的时候,唐果果从旁边的展台又顺了一只颜色十分绚丽小盒子,殷切的放在收银员阿姨的面前。


“果果!”唐晶惊呼,连忙轻拍了孩子的小手一下,贺涵尴尬的笑了一下,把那盒冈本拿开放到一边。


唐果果撅起小嘴不愿了,展台就在她旁边,她一伸手拿了另一个颜色,这么好看的东西说什么都要带回家。


“贺景桐你这个小东西!”唐晶把女儿从车里揪出来抱在怀里,捏着她的小爪子拯救那盒子。


“果果听妈妈的话,把那个...给妈妈,爸爸一会儿带你去坐摇摇车好不好?”贺涵嘴上劝说着,其实心里头乐开了花,恨不得马上结账把那盒子带走。


唐果果嘴巴一撇开始装可怜,她已经很会挑人,一双小泪眼盯着贺涵看,心想这亲爹连这么点小盒子都不给买,真是小气!


“你们家小囡囡是不想要弟弟妹妹的啦”,收银员一直在旁边笑着看着一家三口。


贺涵看了一眼唐晶,两个人都很局促,后面排队的人也都七七八八的笑开,他把刚才拿到一边的那一盒递给收银员,“扫这个也行的是吧。”


“行的”,收银员扫码成功。


贺涵又拿了一盒口香糖,做好结算签好单,他拎着装好的袋子揽上脑袋都快埋进闺女小肩膀里的唐晶麻溜的就撤了。


“果果,你看那是什么?”贺涵指着一个成人高的孙悟空雕塑。


唐果果看过去,好像不认识。


“那是小猴子”,贺涵趁着闺女仔细辨认,把她手里的冈本换成了口香糖。


唐果果感觉到手上一空,低头去看,嗯,好看的小盒子还在手上,错觉错觉。


“你刚才怎么不...”唐晶想骂他。


“嘘...”贺涵让唐晶别说了,生怕孩子再看出来。


唐果果听到爸爸嘘,一高兴自己也嘟着嘴嘘,兴奋起来还把口香糖高高的举到头顶,贺涵跟唐晶再一次看着对方,同时松了口气。


走到超市门口,唐果果还是坐了摇摇车,在她看来,喜欢的东西要带回家,喜欢的摇摇车也要坐才对。


老板又来忽悠贺涵买卡。


“我上次买过了”,贺涵掏出钱包,亮出贴了五张贴纸的卡片。


唐晶彻底无语,她已经不想再思考这短短的几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车还有安全系数更高一点的吗?一台大概有多重?”


“你干嘛?”唐晶出声拦住他的话,“你别告诉我你想买一台回家?”


“初步有这个想法,你看孩子喜欢,而且这也不占地方”,贺涵觉得买回家多方便,孩子想怎么坐怎么坐。


“你别发神经了,不能这样惯着她,而且放在家里吵死了”,唐晶坚决拒绝。


“我们可以换别的音乐啊,比如一些有意义的早教音频”,贺涵设想的很美好。


“我跟你说你可别买啊,她还太小了,你不能看她喜欢什么就立刻买回来,你这样会完全惯坏她的”,唐晶见一轮已经结束,就把唐果果抱出来,可是蹬着小腿还想要玩,唐晶不允许。


唐果果知道妈妈严厉,转头就去求爸爸,唐晶把贺涵瞪的心里头毛毛的,只好忍痛拒绝闺女说,“乖孩子玩一次就好了,果果要做乖孩子。”


唐果果装模作样的流了两滴眼泪,看没有人管她只好悻悻作罢,趴在妈妈肩膀上思考人生方向。


回家的路上,贺涵接到了Simon的电话,他在车里接通,Simon的港普传了进来。


“你哋两公婆商量完了没有?什么时候才能给我答复?唐晶怎么说?”


贺涵没有出声,唐晶开口,“Simon,我在等你电话啊,你怎么老打给贺涵?”


“我惊我打俾你,会被贺涵打啊!他警告我说,在你联系我之前不要主动跟你联系的涡,那我只好找他喇!思科那单你什么时候可以接手啊?个BB的病有没有好了?”


“贺涵跟我说了,但是我这两天没时间考虑这件事,等明天吧,我明天跟你联系。”


“好的涡,人手我都帮你准备好了,明天等你电话啊!贺涵,你怎么样涡,不准备重返咨询界了吗?”


“不了,我得在家带孩子”,贺涵那是一个严肃认真。


“你痴线啊你!预备做煮饭公啊,让唐晶养你啊!”


贺涵笑开。


“唐晶!”Simon用怪异的声音大叫,“你不要被贺涵骗,佢捻住做小白脸的涡,真是死鬼渣男!”


“啊~~~”唐果果听到奇怪的声音也好奇的跟着叫出来。


“哇,喺唔喺吖果果涡,把声好得意”,Simon说完又鬼吼鬼叫起来。


唐果果也跟着狼嚎,唐晶把她的小嘴捂住,她反而闹的更大声。


贺涵按掉和Simon的连线,只留唐果果的婴儿系尖叫。


“你怎么那么人来疯”,唐晶笑着骂女儿,然后她问贺涵,“你真要做小白脸?”


“开玩笑我每天都有进账好不好”,贺涵怎么会做靠老婆养的男人呢!


“我看你每天挺清闲的。”


“我最近不是有比挣钱还重要的事做嘛!”贺涵看了看后视镜,“你打算接手思科?”


“嗯。”


贺涵笑了,笑的很开心。


吃完晚饭,贺涵包揽了全部家务,唐晶去收拾唐果果。


唐果果这两天被贺涵宠的有点迷失自我,唐晶把她叫进书房板着脸给她上了一课,唐果果以泪眼表示接受教育好好改正,保证做回乖宝宝。


贺涵端着水果进来的时候,感觉到气氛不对。唐果果刚认清错误,一看他来立刻就哭,贺涵要过来哄,被唐晶轰走。


“不要看爸爸贺景桐,你再说一遍,刚才怎么跟妈妈保证的?”


唐果果这才深刻意识到,原来爸爸是怕妈妈的,她抹着眼泪一字一顿的说,“要改好...听话..”她抽泣着,“我是乖宝宝...”,唐果果说完小嘴一撇,“妈妈...”


“要是认为自己能改好,就过来抱抱妈妈...”唐晶话没说完,唐果果就扑进她怀里。


“妈妈...”唐果果哭的泣不成声。


贺涵心疼坏了,觉得唐晶是不是有点严厉了,但他不会发表任何意见,在教育孩子这个问题上,他目前还是要听唐晶的。


唐晶看女儿哭的像小花猫一样也心疼,但是她必须收收唐果果的心性,如果任由贺涵那样宠下去,再好的孩子也得让他教坏。


唐晶把孩子抱上二楼卧室,贺涵端着水果跟着上去。


唐果果乖乖的躺在床上听妈妈讲故事,很快就投入到情节里面去,抓着小脚丫咯咯的笑,没一会儿就把头蹭进唐晶的胸口。


唐晶不想让孩子躺着进食,她还是坐起来把她抱在腿上,托着她的脑袋让她吃。唐晶算了算时间,她准备从这两天开始,不让她在睡前吃奶了,她要给孩子和自己留够半年的时间断奶,想到这,唐晶还有点不舍得,好像断了奶孩子就再也不需要她了似的。


“这两天就开始给你闺女断奶”,唐晶觉得说出来自己就会更有力量。


“不是说喂到两岁吗?”贺涵最近学了很多育儿知识,专家指导意见,母乳喂到两岁自然离乳最好。


“不是说断就断,所以从现在开始慢慢让她习惯。”


贺涵没有意见,“有什么我可以做的吗?”


“晚上你哄她睡觉,不要让她看见我。”


“那她闹呢?”


“闹一会儿就过去了,如果闹的厉害那就再说。”


唐果果吮吸着眼神迷离,她还不知道自己即将挑战人生的第一个坎。


“是不是她就不再是婴儿了?”贺涵看着果果冒出这么一句话。


“早就不是了”,唐晶笑他,“你还以为她是婴儿啊,一周岁以前才叫婴儿呢。”


贺涵想起来某本育婴书上是这么定义的,他走过去坐在床边,“我错过了她的出生,错过了她第一次吃奶,错过了她会坐会爬会跑的每一天,错过了她长牙,错过了她第一次叫你妈妈。”


唐晶看着他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屈起食指轻柔的蹭着孩子露出来的额角和耳朵。


“唐晶,你知道吗?那个时候老卓一直在劝我珍爱唐晶远离罗子君,你知道我是怎么跟他说的吗?”贺涵自嘲的笑了笑,“我跟他说,十年来我们两个人一直在演一对金童玉女。”


贺涵抬起头,他说,“我还跟你说我们面对彼此都是绷着的,搞的双方都很累,所以我们并不相爱也并不合适。”


唐晶的睫毛一抖,贺涵抬手抚上她的眼眉,“我后来才知道,肆无忌惮的坦白冲动出口的承诺那不叫爱。”


唐晶抬眼看他,他低沉的声音缓缓而出,“爱,是克制的感情,我们正是因为太爱对方才会把自己最优秀的一面展示给对方,唐晶,我们浪费的时间不止两年,然而这两年是我们各自成长最快的两年,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对我们两个人都有信心,让我们共同努力,好吗?”


唐晶看着他的眼睛,然后又把目光转移到贪吃的唐果果身上,她微微一笑,说,“那我们努力的第一个目标——让唐果果顺利断奶吧。”


贺涵湿了眼,他倾身上前,托住唐晶的后脑勺吻上了她的双唇。

评论

热度(28)

  1. 你亲爱的小番番季东歌 转载了此文字
    能够抱紧的就别放了❤️